您当前位置:西渡门户网站>文化>今年莎士比亚书店百岁了,这家足够传奇老派的书店依然在制造惊喜

今年莎士比亚书店百岁了,这家足够传奇老派的书店依然在制造惊喜

2019-11-08 16:48:53人气:969 分享
Current Font Size:

摘要:作者/ 摄只不过,今年到访莎士比亚书店的游客心情会更为复杂,这边是100年的文化地标,而对面的巴黎圣母院却遭受了大火被圈围起来开始修缮。今夜夜读,走近莎士比亚书店。在毕奇之前几年出版的回忆录《莎士比亚

也许世界上没有哪家书店像莎士比亚的书店那样出名,并且已经成为巴黎左岸的文化地标。

然而,它的文化精神从1919年开放至今,已经有整整100年的历史了。

■作者/摄影师

说精神而不是物质的原因是莎士比亚的书店现在有一个“前身”。最初的书店于1919年由一位美国女孩西尔维亚·比奇在巴黎左岸剧院街12号开张。作为当时巴黎第一家严肃的英语书书店,它很快引起了巴黎文坛的注意。许多著名作家来来去去,庞德、乔伊斯、海明威、斯坦、菲茨杰拉德等等。1922年西尔维亚·比奇(Sylvia Beech)率先决定出版乔伊斯的《尤利西斯》,这部作品几乎完全实现了书店在文学史上的传奇和不朽。

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书店因危险被迫关闭。直到20世纪60年代,美国乔治·惠特曼得到西尔维娅·比奇(Sylvia Beech)的授权,将他在左岸的英语书店改名为莎士比亚书店,至今仍保持不变。

惠特曼先生显然是莎士比亚书店的铁腕人物。商店的布局已经尽可能地恢复了:黄色的灯照亮了从地板到天花板的原木书架;书店里书架密集,甚至那些放不下书架的地方,比如楼梯下的空间,也堆满了书。这个拥挤狭窄的空间,加上不断涌入的游客,很难让人容易阅读。

■进入书店二楼更具历史意义。作者/摄影师

在二楼,仍然有上个世纪的椅子、桌子和沙发。沙发够旧了,扶手一侧可以露出棉絮。然而,沙发背后的许多古老经典能让游客们不要放弃这里的晚年,而是有置身历史舞台的效果。在二楼的另一个房间里,还有一张临时住处的小床。许多作家留在这里。惠特曼称之为“轮滑”。有些作家,如杰克·凯鲁亚克、艾伦·金斯伯格和亨利·米勒。可以想象,如今总会有年轻的文艺工作者躺在这张小床上看书,小睡片刻。

■aggi,困倦的商店猫,作者/照片

这样一家拥有经典遗产的书店并非没有创新或惊喜,而是变化缓慢。

今天的主人是西尔维亚·惠特曼,惠特曼先生的女儿,她能以自己的名字感受到创始人的记忆。她定期组织阅读活动,建立书店网站,甚至增加网上购书服务。2003年,她发起了一个名为" festivalandco "的文学节,将文学与音乐、戏剧和其他形式结合起来。令游客高兴的是,近年来她还在靠近店面的地方新开了一家咖啡店。与书店拥挤的体验相比,在咖啡店阅读和在对面的黛丝岛上欣赏巴黎圣母院可能是一种更放松的体验。

■咖啡店里经常可以看到严肃的读者,对噪音无动于衷。作者/摄影师

然而,今年游客参观莎士比亚书店的心情会更加复杂。这里是100年的文化地标,而对面的巴黎圣母院已经被大火包围并开始修复。

这家书店的出现与当今各种复合文化的流行阅读空间无关。许多作家仍然会在这里创作和交流。也有许多新的文学故事,因为它的创作和在社交网络中闪烁。也许这是它幸运的地方。但是别忘了,这一切的基因应该归功于创始人西尔维亚·比奇。她的回忆录《莎士比亚书店》揭示了书店传奇背后的日常细节。

今晚阅读,去莎士比亚书店。

■电影《巴黎午夜》中的英雄在20世纪20年代回到巴黎

选定的读数

莎士比亚书店

1964年,海明威的回忆录《漂浮的盛宴》出版,回顾了20世纪20年代的巴黎文坛。这本书对许多在巴黎工作的作家赞不绝口。

西尔维娅有一张生动、雕塑般清晰的脸。她的棕色眼睛像小动物一样充满活力,像小女孩一样快乐。她卷曲的棕色头发向后梳,露出美丽的前额,耳朵下面剪短,与棕色天鹅绒外套的衣领平齐。她的腿非常漂亮。她善良,快乐,非常有趣。她非常喜欢开玩笑和闲聊。在我认识的所有人中,没有人比她更好。”

■1928年,海明威头上缠着绷带,参加了比奇的生日聚会。

描绘的是西尔维亚·比奇,两年前《浮动盛宴》出版时去世。在几年前出版的回忆录《莎士比亚书店》中,比奇对海明威也有许多温暖的回忆和由衷的赞美。从1919年到1941年,比奇的莎士比亚书店是英国和法国作家在大洋两岸的聚集地。它既是书店又是图书馆。成群的作家来到这里买书、借书、见朋友、聊天、喝咖啡和聊天。庞德、乔伊斯、海明威、斯坦、菲茨杰拉德、拉波特、罗伯特·麦克卡姆蒙、多斯帕索斯、桑顿·怀尔德、曼雷、朱娜·伯恩斯、尚松、普雷沃斯特、麦克利什、利昂-保罗·法格尔、基德、布莱希特、保罗·瓦列里、乔治·安塔雷斯、亨利·米勒、马玟·沃尔夫等。莎士比亚书店是巴黎自我流放作家的家。这是他们接收信件的稳定的邮寄地址。这是他们的“左岸”和“邮政总局”。

比奇是一个古怪的书商和图书管理员。她的图书馆没有系统,她想卖的书没有价格,她也没有营销活动。此外,她和她想卖的每本书都密不可分。然而,她是个好书商,因为她知道不同的读者需要不同的书。她曾经描述过自己的工作,并说向读者推荐书籍就像鞋店老板为顾客寻找鞋子一样。她必须适应。在1991年出版的新版莎士比亚书店里,有一位美国诗人兼出版商詹姆斯?在詹姆斯·何林写的序言中,有一段描述了比奇的书店:

与当今许多书商不同,西尔维亚鼓励顾客在书店自由阅读。对她来说,莎士比亚书店不仅是一个企业,也是一个提供最好文学作品的企业。她年轻时读了很多书,她想和每个人分享她的文学品味。为了鼓励人们自由阅读,她还从跳蚤市场买了几把旧扶手椅。我仍然记得这些椅子坐起来很舒服。所有的书架都靠墙摆放。书店的中间部分是开着的,就像一个客厅。明亮的光线可以从窗户进来。

你一走进商店,你的眼睛就会立刻被挂在两堵墙上书架上的作家的照片所吸引。惠特曼和艾伦正悬在最重要的位置上?爱伦·坡和王尔德(以及两幅非常精美的黑色素描)以及当时所有顶尖作家的其他照片——乔伊斯、庞德、劳伦斯、威廉?卡洛斯。威廉姆斯,等等。书店的书架上有当时最杰出的评论杂志:小评论、扫帚柄、日晷、这个地区、成千上万册的诗歌评论、自我主义者、新英语评论,当然还有尤金?戈拉斯和他的同事们对“语言革命”的立场发生了变化。1936年,我的新方向出版社出版的第一本年鉴致力于“语言革命”。

因为冬天没有暖气,书店里还有一个炉子。附近有一个小房间,西尔维亚或任何没有地方住的作家可以在需要的时候过夜。

■比奇在书店里

比奇于1917年定居巴黎,两年后创办了莎士比亚书店。她住在巴黎,直到75岁去世。巴黎是她的第二故乡。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巴黎有两位著名的美国女性。一个是比奇,另一个是斯坦。斯坦曾说过,“美国是我的祖国,但巴黎是我的家。”这句话可能更准确地描述比奇,因为斯坦毕竟只是巴黎的一个过客。比奇的法语比斯坦的好得多。瓦莱丽曾经说过,她喜欢比奇“以完全美国的方式说最确定的法语习语”的能力,这种能力“她所做的每一个评论都有格言和寓言的深度和力量”。

白桦树很谦虚,这让骄傲的作家感到舒适和安全。伯奇也以谦逊和尊重的态度对待巴黎。我喜欢英国女作家布伦霍描述的白桦树:“她爱法国。她让我们觉得住在巴黎是一种特权,但她没有犯那个常见的错误。她从未试图与这片异乡有过太密切的认同感,因为毕竟她在这里没有童年记忆。她能把伟人和外行人混在一起,她能把每个人紧密联系在一起,因为我们都是艺术家和探险家。我们会改变,城市也会改变,但当我们离开城市一段时间后回来时,我们总能看到西尔维娅在等着我们,怀里抱着新书,在她旁边的角落里,常常有一个我们期待着见到的作家。”

■乔伊斯和比奇在书店外面

当然,莎士比亚书店不朽的原因是它是《尤利西斯》的出版商。1920年夏天,比奇和乔伊斯在朋友家相遇。乔伊斯一家刚刚搬到巴黎。比奇崇拜乔伊斯。乔伊斯抱怨说没有人出版《尤利西斯》。比奇自愿承担出版这本书的重要任务。比奇在回忆录中详细解释了《尤利西斯:第戎的印刷厂》(Ulysses: Dijon's printing house),希腊蓝色封面,敦促乔伊斯完成修订,动员巴黎作家为尤利西斯销售预订单,走私到美国等。后来,许多人批评比奇不够专业,说她的《尤利西斯》充满了错误。的确,乔伊斯的笔迹很难辨认,他一直在修改手稿。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是后来添加的。在第一版中,《尤利西斯》的第一版大约有2000个错误,因为有26个排字工人因为赶时间根本不懂英语来排字。在随后的版本中,仍然有许多错误。以前版本的错误已经改正,并增加了新的错误。最近,在伦敦“名作展”的书商办公室,我看到了一本150法郎的蓝色封面的《尤利西斯》。书商的要价接近30万英镑。

■“尤利西斯”乔伊斯修改证明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巴黎被德国军队占领。许多人敦促比奇离开。她没有。她的书店仍然照常营业。但在1941年,一名德国军官走进她的书店,看到橱窗里陈列着一本名为《芬尼根守灵夜》(Finnegan Wake Night)的书。他想买下它,但比奇拒绝了。警官威胁比奇没收她店里的一切。结果,比奇和他的朋友在几个小时内就把商店里的所有东西都搬到楼上的公寓里,并且把商店的名字画得无影无踪。就这样,比奇的莎士比亚书店消失了。

1964年,为了向伯奇致敬,美国人乔治·惠特曼将巴黎圣母院附近塞纳河左岸的英国书店改名为“莎士比亚书店”。到目前为止,这家书店仍然是巴黎的文学地标之一,也是许多文学青年和游客前来表达敬意的地方。

作者:美国[]西尔维亚·比奇

译者:凯蒂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2014

500万彩票 快3 辽宁11选5

© Copyright 2018-2019 fb1913.com 西渡门户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